2006年1月9日

Happily Ever after ── 一篇遊記一篇札記

新近的中國體驗,原來跟幾年前的沒有兩樣,還不是張嘴滿口震撼震撼。這是02年的舊文,跟06年的長沙見聞相映成趣:

這是我最近三訪北京後所寫的紀錄。其重要性是,這是我逐步脫離「殖民地餘孽」身份的具體見証──上機前,我還在用力閱讀梁文道在《茶杯》大談的「反中定義」,還有那回應梁文道思想般出現的最新賣金廣告:只吃cheesecake未試過桂花榚,只去蘭桂芳未去過三里屯,只愛ABC未愛過中國人:你很土!

新中國,很潮。

事隔七年,我在今年十月重訪北京。在離開機場入城的高速公路兩旁,秋天的樹都長得美不勝收。心裡立時湧上來的想法,竟然就是「共產黨真的了不起」。沒作他想。

「共產黨真的了不起」是一位北京同學曾對我說過的話。那時候我並不相信。那時候都不過是半年前的光景。


簡單的收獲報告:抱著不甘後人的心態,仿如在深圳掃A貨的姿態,捧了一本《視覺》雜誌、一份《時代周報》,還有其他同樣好看的報刊回來。跑上來的中國,真的了不起。

一個月後,我在本季第一場雪降下的同時著陸。這場北京歷年最早來的雪,下得美不勝收。我想起自己第一次見雪的情景。那時候我在倫敦唸書──我最愛的城市踫上我最愛的自然景象,那就是浪漫了。而今次我竟又感受到同樣的浪漫……。

收獲報告:雪、伊利盒裝牛奶(而國內第二奶品品牌「蒙牛」竟又已經在香港發售!City Super超市好應入貨!)

又一個月後,在匆忙中上京。在同樣的高速公路上,我真正確定了自己跟這個城市的緣份正式開始。接下來的想法就是:何不考慮在北京住下來呢?

這,確確實實是出自我的腦袋啊!

我手中緊緊拿著自己的科健手機──三個月前把它買下來的時候,我才花了一個月時間去面對「我用國產手機」的事實啊!如今在北京夜行中我卻如此輕易地去「私定終身」?!

收獲報告:一罐價值二十二大元人民幣的英國Boddingtons啤酒、兩期《新周刊》──

《新周刊》被評為「中國十大強勢雜誌」之首。十月號以「新新中國四樂章──下一個明天」為專題,把新中國文化與及中國新興生活方式,接連到「後現代主義」等派的理論層面。實例與討論並置,是一次很全面的中國剖析。現把部份內容節錄如下:

首先是以後時代解構明天,鋪陳未來中國生活文化的走向。對「後現代主義」、「後工業時代」、「後女性時代」、「後婚姻時代」、「後服務時代」、「後媒介時代」、「後青春時代」和「後一切時代」,作基本介紹,亦即我們日常可能會在seminars和readings裡遇到的理論思想。而同時間,「未來進行的十種方式」這欄目,就將實際在中國社會進行的暗湧揭示出來:按歇保險一夜情;三個月換一次手機,年末飛香港shopping的「月光族」;和陌生人一起去陌生城方旅行的「驢友」,將下半生的幸福生活押在每周一次開獎的彩票;還有「狠狠作秀」要趁早成名的中國人……。

然後,就是走訪中國第一批研究「後現代」的學者之一張頤武。他說:

「後現代」不是我們移植過來或鼓吹起來的,恰恰是中國內部和外部變化的現實所展現的。

中國文化第一次在現代以來開始進入了強者的角色,我們似乎有機會超越現代對於西方的「仰視」或「俯視」的片面,更靈活和開放地面對世界的同時更有自信和更加追求自主的創造。

中等收入者是「後」文化和社會的主力。

接下來的「未來」報告,有節錄不同經典文學作品對未來的想像與預言,有從通訊業、建築以及科研角度出發,理解科技如何定位未來;還有A至Z的新新中國指南,例如B for Beijing New Architecture(密切期待CCTV的新總部,是由兩個Z字築架而成的!),N for 說不的No Way,Q就當然是QQ了,最出奇不意的(可能只是於我而言),就是廿六樣東西中不忘愛國的P,Patriot!

而在多個人物專訪中,我們聽見了建築新新中國的人民聲音。他們不會把「我沒有明天」掛在嘴邊,反而會跟你說,「我不等明天,明天會等我。」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一個圖輯,將中國各種歡慶百態拼貼在一起:「節日感,代替幸福感,充斥了每個人的生活」就是命題,於是「晚上去哪兒玩?」成為中國人的口頭禪。「我們隨時隨地都在消費明天,在今天的節日中預支明天的快樂。為自己訂造一個節日,將會是未來流行趨勢。」

新中中國的「節日」,將要比Bahktin的嘉年華更具顛覆的威力。

So Tomorrow。So China。

2 則留言:

Yo, move forward 說...

其實《新周刊》已經跌入了一種「叫statement」的形式,而且,上次俾我周到他們影假相,印象急跌,對他們的報導,尤其是case成疑。

-- 一位曾經訪問過你的人

馮 程 程 說...

訪問者,歡迎你!
我懷疑《新周刊》開初一些好的寫手已經離開了。(如令狐磊??)
有一次關於MoMA新館的報導,竟然將之與大都會博物館混為一談,配相也錯了。那是我第一次感覺這本書開始唔掂......
但還是有情意結的,起碼每年年尾的大盤點也一定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