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6日

Silent Walk

‘As silent as light.’ ── 是從哪兒看到的呢?很久之前我把它隨意抄進筆記本。可能是Virginia Woolf的小說,或者是Sarah Kane的劇本。然後我把它試譯出來。如光之靜。那樣美。它將成為下一個創作題材。

由旭龢道漫步上山頂,竟又真的被我發現一幅如光之靜的畫面。在山路某個轉角處,望向不遠處的樹林,樹幹彼此前後遮擋著陽光。陽光像毛線不規則地交織在樹身,高低不一,濃淡有致,偶然撒一抹在樹頂,另一抹則將一列又一列的樹幹綑起來;樹身上不同的光影圖案又構成著一幅變化無比的百家布,垂掛於半空之中。樹林仰望天,靜若把心愛東西看得入神的小孩,他被按捺著、安撫著、承諾著。我走上斜坡,看著他與藍天的心靈對話,看著他微笑的側面 --像‘Precious Moments’的瓷器娃娃!樹林在日落前的陽光之中,就是這麼一刻。Precious moment!

這次行山是Silent Walk,即以腳步與靜默來完成行程。雖與五、六位友人同行,彼此卻不能交談,盡量利用一次行山的時間學習獨處的自如,跟自己及神對話。刻意不帶相機,用眼睛留住所有。回來後,以文字勉強紀錄,因為心情都遺在那個當下。

2 則留言:

潛行者 說...

是經龍虎山(即俗稱炮台山)那一段嗎?
那條山路我以前常行呢? 三個月前再走過一次, 很多回憶哩......

今天, 路不再難行, 多好!

馮 程 程 說...

是的,就是那一段!
還有最近上稜角山的感受,我遲遲未能寫出
為什麼呢?
因為我還未有赤腳奔跑的勇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