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3日

幕下。換新桌布

windowzoo.com - can'tfake freedom

幕下。

將一直貼在電腦桌面的那一幅耶利內克桌布除下來了,同一張照片也是手機桌布,都已被我刪掉。過去兩個月,我天真地相信那一種與耶利內克神交的方法,每天強迫自己看著耶利內克,或曰請耶利內克看著我。看著看著,或許我就能了解她多一點點。

是B在演後談的時候提出的吧!大意是,她引述耶利內克說,任何人想從她的作品了解她都是不可能的。

呀!恍然大悟!

那麼,我呢?可以從自己的作品更了解自己嗎?這當然可以,創作中每一個細節的選擇理應都是一種自我的顯示,不過在集體創作裡,那種顯示就來得複雜了,當中有妥協,而妥協裡面又瞥見防衛、攻擊、抽離等各式各樣的本能性操作。我恐怕這些東東,只有當局者才可以在作品中看得見,而慶幸觀眾看不見。

集體創作中,每個人都是每個人的鏡子。鏡子?是介定白雪公主和母后的關係的那面鏡子? 

在劇場裡進進出出,我發現自己不外乎是一個一直拿著倒轉的地圖尋找出路的公主而已。

覺得無處可逃,於是索性換一個桌布,抖擻一下面前的運氣。

新桌布是一隻蜂鳥剪影。剪影是一個street art計劃的標誌。藝術家做了五款雀鳥剪影,邀請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將它們放在公共地方,或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小鳥樣式。這是沒有噴漆顏料的graffiti,這是「neither destructive nor obstructive」的graffiti。只要找一個有玻璃窗或玻璃門或任何透明屏障的公眾地方,將小鳥貼上去,它就自由了。由於剪影是根據透視法來造成的,所以貼在不同玻璃、不同高度、against不同背景,都製造出不同的飛揚。而有時候,小鳥像玻璃上一個小污點,不著痕跡的存在著(因為不一定是貼在eye level的地方),或許只有小部份「無聊」的人才會留意到這「無聊」的玩意,發現這種生活詩意,不就是一種可貴的驚喜嗎?又,別以為貼小鳥就失去了graffiti那一種provocative的特性。有一次,幾個人爬上瑞士Bern一個火車站的玻璃拱形上蓋貼小鳥──應該說是貼「人」,因為這個計劃已經由原來的小鳥,發展到有人,甚至是直升機的剪影──原來之前好幾次他們都在完事前東窗事發,差點兒被人捉住。今次,這些成龍大哥再接再厲,終於成功完成作品。從車站大堂內仰首張望,就會發現一個人像俯伏在車站之上,從另一個角度看,人又像是從屋頂向半空躍起。

把小鳥當成桌布,太「安全」了,不具備任何介入公共空間的條件,當然是破壞規距。但他們歡迎別人在網上貼出signature bird以示支持和宣傳。有興趣可到http://windowzoo.com/



[all photos taken from windowzoo.com]







2 則留言:

ivy ma 說...

i am so much moved by the work.

馮 程 程 說...

agree, dear i! join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