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6日

5月,怎麼了?

5月,歪斜了。我的馬達、我的思路、我的頸背椎、我的把持、我的相信、我的視線……。歪了,雖未至於倒下。如果有一種情緒的拔罐,那怕會在我背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紅腫起來的半球體,我也敢試,起碼可以更準確地偵測出自己是在哪裡出了錯。

差不多整個5月都沒有來這裡澆水。心之旱災,原來(幸而)靠著寫作得以灌救。沒有寫blog的日子,我寫了一個劇本。一口氣寫完以後,我很驚訝自己能夠把它寫完。

《不幸的狀況》。與我一起經歷歪斜 ,經歷跟世界如何不能接合。

卡夫卡寫了一個極短篇,叫《不幸》。主角在房中踫上一隻女鬼,彼此交談起來。主角後來走出房間,將事情告訴另一個住客,住客跟他談起養鬼這個話題。最後,主角提醒住客不要向他家中的女鬼打主意,接著便回房睡覺去。

鬼不動聲色的來,人冷漠得見怪不怪。其中一句說,「在房裡見鬼,好像在湯裡發現一根頭髮似的。」

還有:

「你顯然沒和鬼講過話。鬼從不給你直截了當的答案,老是扯東扯西的沒完沒了。鬼對於自己的存在似乎比我們還存疑,這也難怪,鬼實在太脆弱了。」

還有:

「鬼真的來拜訪你時,別害怕。」「嗯,但那種害怕只是附帶的,真正讓人害怕的是鬼魂的成因,這會讓人害怕不完的。我可是深陷其中呢。」

如何通過「非」人來檢視人呢?

不久之前,有一單新聞,一個女子被人殺死了,她的母親在殮房認領女兒的屍體時,面對那個又陌生又熟悉的身體,直言「無法相信、也無法確認」那就是自己的女兒。她甚至坦言,認屍時「冇感覺係自己個女」。

原來兩母女在五年前決裂了,再也沒有見面。「冇感覺係自己個女。」媽媽說。

以上兩件事加起來,就是《不幸的狀況》。不是狀態,是狀況--是更加不能自控的物質吧。

7月25日,以半讀劇的形式在麥高利小劇場試演。6月5日先來一次圍讀。好了,好事情都正在趕過來,5月請快點離開。

5 則留言:

潛行者 說...

咁八月十一至十三日;十八至二十日,你也記得來文化中心捧智叔同樹寧場啦!

ningville 說...

因有朋自遠方來,圍讀不知能不能來(抑或是閉門的?),七月那場倒很想去看。煩請繼續更新、通知進度。

馮 程 程 說...

hkstalker!今天同樹寧荼?,也有查詢你大作的進度!期待!但是,場地應是葵青展覽廳,不是嗎??? :p

學姊,謝謝你的支持!六月圍讀及七月演出都是公開的,遲些應該會出宣傳單張!keep u posted! :*)

潛行者 說...

對,是葵青展覽廳,即未來的黑盒劇場,居然跟陳嘉銘的棟篤笑場地混淆了,抵打!
宣傳海報和單張可上潛行者部落格先睹為快。

潛行者 說...

唉,連日期都錯了,是八月十九至二十二日
八月二十五至二十七日,再一次自責: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