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2日

登上知本普通車

[上文提要]

被這個迷離景像堵住了半秒,我們在瞬間又生怕火車會開走,於是跟著一個女人急忙便上了車。

就只有我們三個乘客。三個女子,登上了一列坐滿目無表情的兵哥的火車,開始南下……

普通352。南迴線上行列車每天清晨第一班。0631由台東開出,0645駛經知本,0819到達終點站枋寮。

普通352今天多了兩個很普通的乘客。兩個乘客帶著恐懼與莫名其妙的心情登上火車,走在前面的還有另外一位女子。

女子先上車。三個阿兵哥一早擠在兩列車卡中間那只得方寸小的狹窄地方。女子嘗試鑽進去穿過他們打開下一度車門,那時候我就看見阿兵哥跟她說了些話。我和L還不清楚是怎樣的一回事,為何火車變成包廂車,全是阿兵哥,又究竟是否不准其他人登車?我們唯有緊緊跟隨那名女子走著瞧。那時我們也鑽進了阿兵哥們之中,大家如此接近,我便有點不安了。其中一個阿兵哥擋著車尾方向的車卡門,很有禮貌地向L呢喃了幾句,示意我們向車頭方向前進。走進這個車卡,不得了,左左右右坐滿墨綠色的身體,半躺著的、橫?著的、頭臚倚傍在窗口熟睡著的……阿兵哥們是那麼死寂而疲倦。走在那窄長的走廊,我以為自己靈魂離體跳進了戰場上某一個大清早,或者一齣異想世界的黑白電影裡,成為在這群目無表情的阿兵哥面前一個半透明的觀察者。

情況之荒誕,像轟隆轟隆的車聲一樣沒間斷──我們經過一個接一個有著相同景象的車卡,在墨綠叢中找不到半個位子;三個女子成為一片片膠著的綠海裡點點浮游的紅,我們卻面面相覷,不敢發一言,就一味用各自的怪異微笑,企圖紀錄這段迷離車程。

應該走過了三個車卡吧,我們才可以坐下來。前後左右仍然是安靜的阿兵哥,頭頂上有吊扇在規律地旋轉,掛架放滿無數個漲漲的軍袋。有一兩個比較清醒的阿兵哥在我們後面站著閒話,有一些在收拾波鞋面盆等細遠,其餘的還不都是一樣,在睡覺。

和我們一起登車的女子,坐在旁邊後一行的座位。我轉頭向她望了望,彼此交換多一次各自的怪異微笑,像互相確定了狀況,便安心坐穩。她拿出一本書開始閱讀,我望向窗外等待太平洋,L不知好歹拿起相機嚷著要把這列奇幻阿兵哥列車好好拍個照,轉身就走出去了,又真的給她拍成了一種味道回來。原來拍的時候有一個阿兵哥走過去查問她,你在拍我們是不是?不是,我拍火車。竟又給她說過去了。 這樣的普通車,每天只有兩班,沒空調、速度慢、站站停。這樣的普通車,今天多了一隊軍人和三個女人,一下子變得不普通,起碼對我倆不懂得戰爭與軍訓為何物的普通香港人而言。

普通352。預計0819到達終點站枋寮。從枋寮乘大巴,四十分鐘後就到達東港。人們說,東港是威尼斯,或者大澳。(待續)

6 則留言:

匿名 說...

Expecting to know more about your trip. What an interesting experience and what a sensitive you....

馮 程 程 說...

C,你與相中穿著"c"字T恤的人可有幾分相像?
謝謝你~期望健康的身心快回來,就可以繼續上路......

匿名 說...

像不像倒不要緊,反正實實在在是兩個人。
如果相信繼續上的路還是要靠自己走出來,就要明白靠自己的重要。
屈在死胡同,身心疲累,思想停滯,苦了的還是自己。
要將自己驅逐出胡同,還得靠自己狠下心腸,大力的拖拉推倒,跌了就再起,直至見到出口。
上路,路直路彎,沒所謂,走的有沒有勁兒,快不快樂才是重點。

匿名 說...

哈囉~~給你的CD聽了嗎??那是屬於東部的音樂哦~~下次聽的時候回想這趟東部之旅的影像吧。希望有沁入心脾的澄澈與單純。說真的,我在大一寒假的時候也有這種經驗哦~~跟你的感受很接近,甚至帶點詭異的興奮。在宜蘭的某個小站那些阿兵哥全都下車了,火車駛離前竟然有個阿兵哥跑到窗前遞給我一個電話說想跟我做朋友~~~哈
chiao.

馮 程 程 說...

chiao~ 真羨慕!我倒沒有這種'艷遇'喔!

林楷 說...

S80!
L bought it! I supposed she loved it so mu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