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4日

杯葛很累

杯葛到底,在乎你的決心。也因為徹底的仇恨與懊悔。

曾經嘗試杯葛東南西北的周刊,只是每當走過報攤,我還是會偷望封面,背熟頭條。今晚背默:唔玩斷背山,拍拖遊台灣。

又曾經嘗試杯葛麥當勞,早期是因為企業強行霸佔地方砍樹砍樹砍樹農牛,後來是因為美帝恐怖份子橫行無忌,近期是因為賴斯強詞奪理欺善不怕惡仲要惡過你,再近期,則因為要聽從醫生的教誨。只是,L太喜愛巨無霸,而我也太愛L了;dim jack太好味,奶茶也太濃滑香。

杯葛到底,很難,因為仇恨未夠刺心。而我太軟弱。

但那天我卻把詩人的書放下了。

我杯葛他的思想,杯葛他的行為,杯葛他的音訊,杯葛他的部落格。因為他曾經是一種如此大的傷害。那天走進書店,看見他的新書。我拿起一本,沒有打開。可能當中還有提到我的名字,加一張我的相片,可能當中的言詞依然甜美又哀慟。可是我並沒有打開。

可是他的詩,的確,曾經,實實在在的打動過我,而我回味,在一個純粹的文字的想像裡。 那裡沒有人,只有靈魂。是Bachelard寫的,詩是靈魂的現象。

(一醒。他的靈魂卻如此醜陋。)

我把書放回原處。

最後我把西西的「白髮阿娥」帶回家。快樂地讀,感動地哭。心情又好上來了。對於誠懇又回復了信心。

我以為杯葛的決心終於得勝。可是,當今天一位新朋友問到我喜歡什麼詩人,他的名字還是溜出口了來。是我真的軟弱。

至於喜歡的作家,因為每天探訪白髮阿娥的關係,我提到了西西。直至我們說再見,我還記不起要跟朋友談談黃碧雲。她真的走得太遠。而我等待。碧雲可好?

2 則留言:

匿名 說...

Hi, 我是你文中談及的愛人L的朋友-Denise.請代我問候L。
”杯葛到底,很難,因為仇恨未夠刺心。”...
因為我閃還是凡人...又也許我們還年輕..當一天真的長大,我們會完全改變....。
哈哈哈...

馮 程 程 說...

hi Denise! 歡迎光臨! 請多來坐!! L也在blog,但好像不公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