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5日

art blog 狗仔隊(一)


在攝影機的鏡頭面前(我必先要指出這個設定),我這樣說:

我喜歡以文字來表達自己,因為我相信文字。寫作最能使我明白想像力是什麼,而寫作的時候我也最能夠使用我的想像力……想像力是上天送給人類的禮物。貓是沒有想像力的。

然後,我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貓又怎會沒想像力?

貓咪愛玩想像遊戲,無端在廳中對著空氣跑來跑去,追逐一個不存在的目標。貓很善忘,所以牠們的想像力,也就與回憶最不相干。哲學家常常說回憶不是想像力的源頭,貓兒便在說明這一點。

貓不曾怕悶,牠們自得其樂,什麼時候發呆,什麼時候發顛,都可以很隨心,隨時隨地找個玩伴:地上一粒塵、一粒貓沙、一粒屎;(想像中)一陣吹過的風、(想像中)一個假閃的身影、(想像中)一扇開合開合的門……。貓呢,才算詩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那管別人沒有辦法完全走進其中,牠們也毫不在乎。安靜與狂亂都在自己裡頭,不為外在牽動(除了毛毛棒與Temptation),那可會是最理想的想像狀態?

[電視台開拍藝術節目「art blog」,找來一班「文藝青年」做主持。這陣子需要在鏡頭面前陳述與「飾演」自己,固此有必要同時成為自己的跟蹤者,記錄行蹤與錯亂,好待日後算帳。]

2 則留言:

潛行者 說...

貓/動物有沒有想像力呢?近來也在想這問題.

//活在自己的世界,那管別人沒有辦法完全走進其中,牠們也毫不在乎。安靜與狂亂都在自己裡頭,不為外在牽動......

看你的說法,似乎是你有想像力才真,你想像貓有想像力......

如果是人所理解的想像力,大抵很難說貓是有沒有的吧?小孩子有時也會對著空氣跑來跑去,他/她並不是想像一個不存在的目標與之遊玩,而是一種肢體的舒展,很多時是一種無聊的自然表現,隨時隨地玩一鋪,那真是一陣風,一粒屎,而非風風姐姐或屎撈人啊......

其實,說貼切點,我們不能從貓/動物的行為證明牠有或沒有想像力。

//固此有必要同時成為自己的跟蹤者

咦!還記得約六年前我和你談過那流產掉的專欄計劃嗎?”文字女工”起初不便是要你自己跟蹤自己,在城市不同角落流下馮程程的文字痕跡(又或者倒過來,讓你的文字留下城市遊蹤)嗎?

馮 程 程 說...

^^其實,說貼切點,我們不能從貓?動物的行為證明牠有或沒有想像力。
所言甚是...那麼,如果/一旦貓真的有想像力,想像力將會以怎樣的方式"體現"出來呢? 正如你想著的, 我如何能知道貓是否真的有想像力呢...
^^文字女工的遊戲
你的美意,當年我無福消受. 有一陣子寫著blog就想起自己寫專欄的日子..."暫停,開始過"也許一直是我的藉口罷,說穿了還是自己是否相信自己的問題...
哎呀反正連偽行四方都撈過了,那就是我的"城市遊蹤"lor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