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4日

復活過後

為「雙妹嘜舞蹈劇場」編輯十周年圖文集,是一次令人死去活來的經驗。死因是過程艱苦、力有不逮、時間緊迫、通宵達旦;再生則因身旁有充滿正能量的*三K男*──設計師拍檔kim和不嫌我蠢的出版兼客串顧問kongkee,當然還有在百忙中仍願意抽空被我舞來舞去的雙妹舞者。最為水深火熱的期間,剛好踫上復活節悠長假期,鞭策我一邊怒做,一邊追逐著那種誓要絕處逢生的盼望。


趁排版正式開始前,和kim去看Chanel Mobile Art。據聞在我訂票後數日,展期所有booking都爆滿了!我倆陷入排書不歸路之前的這客appetizer,最極品的莫過於展覽中那支從英文原文翻譯並演繹的廣東話錄音tour guide,聽得人哭笑不得。畢明在專欄中說如果control freak Karl Lagerfeld聽懂廣東話,知道那支錄音被搞成這樣子,一定激到噴血。

恕我文字功力差,不能再就這話題再作詳述。我只能透過我模仿錄音聲線和用語,才可以較完全而生動地表達到錄音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我希望可以親自扮演給你聽。



電影節。因為排書而屢屢失場,但Roy Andersson的戲不能不看,可惜揀錯在大會堂的那一場,螢幕比家裡的plasma還要細!介紹了隔壁馬暗女去看,她回來後揮筆疾書,我也再三回味劇情,久久不能平復。戲中說,tomorrow is another day,這是在水深火熱的排版工作裡,支撐著我的安慰說話。

散場後,遇見wenyau,一起坐車回家。上了巴士,她拿出她的pinhole camera掛在扶手,說要記下這一車程。從中環到天后,相機一直在曝光,捕捉我倆之間的空氣、相遇的剎間。後來收到當晚的照片,果然瀰漫一份浪漫。

something awesome between Central and North Point on Bus 18 - wy


這天,書本埋尾。正在工作的kim突然播歌。噢,是的。我們就這樣,聽著哥哥的歌在趕工。這樣渡過今年的紀念日,是我意料之外的。

之後
過關斬將,把妄自菲薄的自己狠狠幹掉;抽空杯中的清水來吸取更多別人的經驗和意見。這是我今年收到的復活蛋。

再之後
《雙妹嘜--十年一潤姊姊妹妹藝雜誌》鐵定於4月11日《十宰身體慶團緣》演出場外公開發售,稍後由kubrick發行。

2 則留言:

HK 說...

http://tw.youtube.com/watch?v=7ofPRv29RMs

馮 程 程 說...

謝謝!一次過看那麼多roy andersson,好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