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5日

因為住在央圖附近,所以有必要在香港以外找漂亮的圖書館


新加坡最新的文化建設,是去年十一月正式啟用的國立圖書館(The National Library)。以白色為主的玻璃幕牆大樓,跟隨一種「地產潮流」,在五樓建有一個空中花園,種滿亞熱帶植物;頂樓則有一個像日本六本木山高層觀景台一樣的太空囊The Pod,讓參觀者可以在距離地面超過一百米高的地方憑窗遠眺。回到地面,餐廳旁邊還有一個用作小型戶外表演的空間。最令我羨慕的其實是佔上三層樓的Drama Centre,內有一個六百一十五位的劇院以及一個一百二十位的小劇場。圖書館與劇院結合,令到象徵著一個城市文化體質的地方,更有實質的文化效用。



可惜,Drama Centre開幕不到半年,現在卻因為技術問題要暫時關閉!二月某天蕩至,我只踫上新加坡當紅電影導演梁智強(《小孩不笨》)在劇院大堂推廣新書和進行簽名會。去年劇院的開幕演出,由新加坡實踐劇團上演國寶級戲劇家郭寶崑的經典劇目《老九》。今天我聽見的,是新加坡朋友間耳語著那次演出的不堪入目,還有就是對於劇院節目編排混亂的不滿。Drama Centre由National Arts Council全權擁有及營運,且看它重開之後,會否步The Esplanade的後塵,成為名過其實的文化空間。

新加坡主流雙語劇場,仍以話劇為主要形式。最近乙城節中必要劇團(Necessary Stage)的作品,以「九一一」事件為引旨,邀請觀眾參與討論社會政治問題。原來,類似的互動式戲劇,例如論壇劇場(Forum Theatre),數年前經已被新加坡政府列為禁止的表演形式。必要劇團是新加坡最主要的社區劇場,能夠掌握到一些灰色地帶創作出像是次《神吃神》的作品,算得上是一種「生存意志」的展示吧!

在The Esplanade每年一度的「華藝節」,我選看了一個本地作品。「TOY肥料廠」是年青劇團,因為藝術總監吳文德那純藝術訓練的出身,劇團風格被指富影像化。今次的《長屋》由吳編劇,卻栽在一個講述家庭倫理的文本裡抽不了身,主角的感情在過多而冗長的獨白裡太氾濫,敘事手法也平板而傳統;最有看頭的東西還是影像性的──以舊報紙紮成的床舖、椅子與茶几,帶著一點點簡約藝術的況味,營造出一間祖屋的歷史重量。

1 則留言:

ningville 說...

返來咪好囉。你長寫長有呀。
(也多謝你來探我,大家咁話。)